一些旧事

傻木
2024-02-19 / 0 评论 / 31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那时候我爷爷还是小孩
我们村也辉煌过
旧时的余格湾不简单
有两所学堂还是三所
还有一个庙
还有不少田地
至今我们村的田地离我们村最远的一处在王家湾到熊家冲那边,离我们村大概有4公里远
是的,我家还分到两块地在那边
说不简单是因为我们村那时候大概才几户人家
最多三四户
邻村几十上百户的村子看着眼红的不得了
那个村叫袁英河
想霸占我们村的地
想霸占我们村的庙堂
有人要问了,庙堂有什么好处?
国人信奉菩萨
从古至今
再穷不能穷了菩萨
就像现在那些名山上的寺庙
那些投硬币的放生池
养活几家人那是不在话下的
当然了,那时候的庙堂和尚不多
也没有投硬币的池子
听说那时候香火也还算旺盛
袁英河买通了和尚
串通一气,把我们的地说成是他们的,我们的庙堂说成是他们的
为此我们村和袁英河打官司
那时候还是县太爷
还流行坐水牢
第一次官司输了
之后我们村积极准备材料
说是准备材料
其实就是弄虚作假
例如我们把和尚秘密转移关起来
连夜把庙堂的建筑底细摸清楚
有人又要说了,不就是量个尺寸长宽高吗
不至于不至于
我们村找了师傅把屋上的瓦片都数了几遍
沟瓦多少片,盖瓦多少片,屋脊瓦多少片
那简直了,比现在的固定资产细致的多
所有数据汇编后点稻草烟熏
为啥拿烟熏?
烟熏黑了,拿抹布擦一下,白纸变黄了
看起来就有些年头了
然后装订成册
最后把封皮表面几张不重要的拿火烧一点
为啥?
烟熏的腊肉煮熟一样有烟熏味
总的找个理由吧
我们保存不善,那那年从火灾中抢出来的
这解释,完美

还有地界,各种测量,一样造册
还请了石匠师傅刻了界碑
然后下油锅油炸界碑
之后再埋在地下
引一窝白蚁至界碑处筑巢
为啥?
白蚁筑巢可不会一天两天就筑巢的
必然是卖了几年的
刚刚埋的不会有白蚁窝的

这段时间不凑巧了
前任县太爷离任了
有个狗大户家的公子
骑马路过袁英河村口没下马的
被打了一顿
那时候遇到有村头有牌坊,一般是官家封赐的
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这公子哥就不下,结果就是被打了
他家有钱
就去捐了个官
不巧了,我们这官司就就在他治下
二审时和尚找不到了,袁英河的人证没有了
我们造册数据完整
老爷派人检查各种数据都对的上
挖了地界界碑出来,有蚂蚁筑巢
所有的证据显示地是我们村的,庙堂也是我们村的
加上老爷爷是偏向我们村的
这官司也就结案了
判了袁英河某人坐水牢

再之后,就流行跑反了
至于什么是跑反,那我就不清楚了
那时候我爷爷父母已故
十几岁就被戴着高帽斗地主游街
我爷爷有个哥,好像是同父异母的
后来参加革命就没回来了
至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跑反那些日子,我们村跑之前
把贵重物品装在缸里,埋在了村前面的地里
结果我们村跑到人家村
人家村跑到我们村
在我们村种地时挖出来了
至此家道中落.....
时至今日,我们种地时还能时不时挖出破碎的缸片
再之后,文化大革命
村里把古书藏在树洞里面
后来也被防火烧了
那树至今还活着
只是中空了
得两三人才能合抱
是一棵槐树

爷爷是道字辈的
爸是大字辈的
是光字辈
天道大光,敏勉嘉靖
好像是这一句

文中村名是真实的
小时候我爷爷口述给我的
现在村里七八十岁的应该都记得这些往事
前几年走了几个
年纪大的越来越少了
混的不好,没脸回去
一直逃避着....

爷爷去世20多年了
奶奶85岁了
奶奶嫁给我爷爷之前,有个国民党军阀看上了
让我奶奶跟他走
奶奶没同意
姑姑常开玩笑说,要是奶奶那时候跟军阀走了
说不定我们现在在台湾了
奶奶嫁给我爷爷是娇子抬来的
奶奶没有包细脚
外婆包细脚了
外婆是河南省跑反来的
前年去世了

0

评论 (0)

取消
网站版权本人所有,你要有本事,盗版不究。 sam@gpc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