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

傻木
2024-01-10 / 0 评论 / 66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电影电视剧
其实演的就是导演的内心世界
表达的都是导演想要表达的
就看演员是否能表达出来导演想表达的
就看摄影能否理解导演的意图
还要看编剧是否能掌控整个剧本
毫无疑问,导演是一部片子的灵魂
从选角开始,直到杀青
不知道磨灭了多少演员的激情
又激起了多少演员的斗志
演员也是很不容易的
没有多年的锤炼,站在聚光灯下的镜头前
就跟死鱼别无二致
所谓的老戏骨
就是把演戏过成了日子罢了
想起一句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

不管是装可爱
装穷卖傻
装逼装楞
就看你装的是不是装成了梅花桩还是行如流水般的畅快淋漓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
装完之后呢?
什么时候卸下伪装?
什么时候才能做回自己
活出真我
什么时候才能跳出围栏?

经常看到演员的采访,说是某演员入戏太深巴拉巴拉...
演员确实有演员的苦衷
想要演得好,必须深入解读剧本
理解剧中人物设定
理解场景
理解导演的意图
还要理解自己
理解真实的自己
不然你很容易活成戏中的角
很可能从此走不出来了

当然了,这都不是那些对白都是1234的无脑演员担忧的

这部剧集30集
长度来说算是我能接受的最长限度了
一定不要太长,没有耐心看完
甚至可以学学外片
根据观众反响
按季拍
好比庆余年
还有一个亮点是
全剧集双语配音
普通话+上海话
建议其他导演都学一下
普通话不是最优选
并不能表达每个时代每个时刻每个地理位置独特情感
满清八王爷对上洋鬼子必须全部都说普通话对白
这是没有道理的
剧中的演员
布景
灯光
摄影
调色
剪辑
编剧都是花了心思的
当然了,王家卫团队也不缺钱

真是想不到请到济公老爷子
济公算是演的深入人心了
游本昌老先生,演技还是功力深厚的

看了三个晚上,x1.5倍速看完
结局不算传统的完美
至少也都过得去
好人都还活着
主角也都在
给续集留下无限遐想
续集该流给深圳改革开放了吧

繁花.01.mkv_003343.367.jpg
繁花.04.mkv_003630.357.jpg
繁花.04.mkv_003717.955.jpg
繁花.05.mkv_000231.813.jpg
繁花.06.mkv_002415.797.jpg
繁花.07.mkv_002756.165.jpg
繁花.07.mkv_002757.883.jpg
繁花.07.mkv_003555.844.jpg
繁花.07.mkv_004047.284.jpg
繁花.09.mkv_001338.533.jpg
繁花.11.mkv_001526.206.jpg
繁花.17.mkv_003526.496.jpg
繁花.18.mkv_001511.822.jpg
繁花.18.mkv_003020.705.jpg
繁花.22.mkv_003916.824.jpg
繁花.23.mkv_001418.328.jpg
繁花.23.mkv_004352.252.jpg
繁花.24.mkv_002509.172.jpg
繁花.29.mkv_004256.280.jpg
繁花.30.mkv_000328.361.jpg
繁花.30.mkv_002046.240.jpg

以下转载

毛尖又向饰演夜东京老板娘玲子的马伊琍提出一个问题,《繁花》剧版中,三个女性与宝总的关系,都呈现出一种“义气”,而过往王家卫则是公认的表现女性情欲的高手。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马伊琍沉吟后道:“宝总和玲子首先是合作股东的关系,所以‘义气’在前面。你说王导是情欲高手,正好他很多作品中的情感都是‘求而不得’,‘求而不得’才会放不下,才有回味的空间。宝总和三个女性都是这样:克制,复杂,得不到,暧昧,才会左思量右思量。”
这份与三位女性的“思量”放到胡歌面前,他笑道:“我在拍摄中也无数次问导演,我到底会跟谁在一起?我也很惶恐,不知道怎么演。直到有一次,我看到英格丽·褒曼的采访,她也曾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我到底更爱谁?”结果,导演给英格丽·褒曼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结局会往哪里发展。
胡歌认为,正是因为“不知道”,让英格丽·褒曼在那部电影的表演中,与两位男性角色交流时的眼神,都充满暧昧的不确定性,你看不出她的心更倾向于谁。“这种不确定性恰恰成就了这部电影,所以,我也在表演中这样演的。”

三四十条NG,在王家卫这里排不到前十名
谈到和王家卫的合作,胡歌笑称,一开始还经常听不到导演讲戏,“他导戏声音很小,后来我们都习惯了凑过去靠特别近听他讲戏。”
而马伊琍则分享了一次让她NG到十分受挫的体验。某次补一个镜头,她先用自己的演法拍了六七条,王家卫突然提出:你换种感觉演。可这种演法却让马伊琍心里存疑,她带着这种疑问,从夜里十一点到凌晨两点多,反反复复穿着高跟鞋,爬上凳子换一个灯泡,拍了三四十条,王家卫一直不满意,说:在你眼睛里我看不到那个“空”的东西。最后,王家卫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不要较劲了。”
这让马伊琍甚至开始自我怀疑了:这个NG次数,这个导演反应,在她过往职业生涯中是没有的。可王家卫反而劝她:“三四十条,在我这里连NG前十名都没进哦,前十名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呀!”
当晚,马伊琍都没睡着,翻来覆去,终于想明白了,“我觉得,是我内心并不接受他的表演方式,才会做不到。”理解问题在哪了,第二天,仅仅五六条就通过了。马伊琍感慨:“他很能发现演员身上,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东西。”
另一位现场主持人,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李伟长则分享了另一则拍摄趣闻。《繁花》原著作者金宇澄有客串该剧。说的是,爷叔已经去世许久,阿宝故地重游,在此地遇到了金宇澄。
当天,胡歌一个面部特写,王家卫拍了四十多条,一直拍到了夜里两点多,二人投入其中,完全把旁边的金宇澄忘了。
金宇澄实在熬不住了,在第42条时开口了:“导演,这次可以了。”胡歌和王家卫同时转过来问他:“为什么?”金宇澄十分笃定地表示,刚刚那条胡歌的那个表情,那个嘴角的线条,都体现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他此刻想的不是兄弟,不是女人,而是爷叔。不知道王家卫是不是被说服了,果然又拍了一条,这场戏就过了。
三位演员一致提到了王家卫“威胁”他们的一句话——“演得不好我会剪掉”,这促使他们在剧组中“卷”了起来。

0

评论 (0)

取消
网站版权本人所有,你要有本事,盗版不究。 sam@gpc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