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途说,我们村的那些传说

道听途说,我们村的那些传说

傻木
2024-03-12 / 0 评论 / 9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本文是道听途说
不宣传封建迷信
就跟郭德纲评书里面说的
大伙都喜欢听神鬼妖狐
我自小也喜欢听
我的家人父母也是这样的
她们说,小时候也喜欢听大人讲鬼故事
因为怕,然后搬着小板凳,离大人越坐越近
但是还是想听

我小时候很调皮捣蛋
但是很好哄
给我讲故事就行
于是,有了下文

其中一个故事说的是某人走夜路的故事
下文用第一人称讲述,这样比较有代入感

走夜路
哪天,在亲戚家吃晚饭时喝了点酒
吃着吃着天就黑下来了
那个年代手电筒还是稀罕货
一般走夜路的话拿的火把
就是一小把耐烧的柴火,淋上柴油或者煤油
点着了那这个照明走夜路
由于喝了点酒
怕半路倒在路上成了放火烧山
六月初几,天上没月亮
心想着大不了走慢点就行了
就没要火把
走到半路
忽然一阵风刮过来
凉飕飕的
本来喝酒了浑身热乎乎的一生汗
突的一阵凉风吹的一个激灵
感觉有些不对劲
转身往后面看了一眼
转身时有些打摆子
什么都没看见,乌漆嘛黑的
依旧伸手不见五指
算球
又转身继续往家的方向慢慢走
走着走着越发不对劲
总感觉有谁在后面跟着
心里越这么想就越怕
后面的声音就越发明显
跟着我就小跑起来
不料那“东西”也跟着跑起来了
我就干脆原地停了下来
紧跟着我的脚步声
那“东西”也应声停了下来
瞬间酒醒了一半
期间我不停的回头想看清是什么东西跟着我
我走它走
我停它停
我跑它跑
我回头,它就没影
真是邪门了
一路跑回家
跟着大病一场
后面发现裤腿上挂了刺条子
可能是第一次回头时
打摆子脚歪了下
顺势挂上的
我走,刺条子就自然跟着走了
我跑,刺条子就自然跟着跑了
真是,吓死个人的.....


我们县原名黄安县
由于革命时期贡献大,经报中央审批改名为红安县
且将军众多,又名将军县
红安共走出了61位开国将军,这个数量,也让红安成为全国十大将军县之首。
在这61位开国将军中,官至副总理的有两位,他们分别是陈锡联,谢富治。
任职国防部长的秦基伟,也是湖北红安人。
两次获得军衔的秦基伟,王诚汉也是红安人。
这样的阵容是不是很强大,真不愧是全国第一大将军县。
担任过大军区司令员的六位将领分别是陈锡联,韩先楚,谢富治,秦基伟,王诚汉,周世忠等六位将军。
一个县能够出六位大军区司令,像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
其中的陈锡联,韩先楚,秦基伟前后任大军区司令员的时间都超过了20年,成为开国上将,开国中将中的佼佼者。
要知道,任职达到20年以上的开国上将,总共才四位,而红安就占两席
除了将军多之外
我们县出了不少大官
董必武、李先念两位国家主席
当然还少不了林彪,副主席

我们县有一个水库,烟宝地水库
传说中因为有人忌惮我们县的风水
才挖了这个水库,挖断了我们县的龙脉


我外婆村里至今还有一个仙姑


我小舅村不远的邻村,有一座塔
好像叫做双城塔
塔的第一层原先有供奉菩萨
文化大革命时被砸了
供奉菩萨正对门的村子,每年都出很多大学生
这个塔在远近村子里都很有名
父辈甚至爷爷辈都是极为又名的
从小就听说,这个塔有个地方不能踩
否则脚会麻

我第一次去时,根本不知道我去的就是传说中的这个塔
而且不小心踩到了
下来时确实,腿麻的不像是自己的
别说走路,连站都站不稳

于是,有了第二次探访

在一个小学的院子里
走近塔时,首先看见的是登塔的台阶
这次我沿着塔走了一圈
其实塔直径不大,约4米多
而台阶的对面,才是供奉菩萨的正门
当时被吓一跳
因为里面住了一个要饭的
再次来到台阶处
台阶几乎都被踩成圆弧状了
以前台阶是直角的
听说再之前,还有镶嵌铜条来延缓磨损
但是都被偷了
还传说建这个塔时,共烧制了9座窑
这个塔只使用了一个窑的砖
另外八座窑洞至今没有找到
还听说,这个塔基底下都被挖空过
至于有没有找出什么宝藏,那就不清楚了
沿着台阶上到第一层时
在第一层的正中间
有一个海碗大小的地面
明显是不一样的
台阶磨损成半圆了
地面其他地方磨损明显低了一层
但是正中央位置
几乎是没什么磨损的
依旧保持着青砖原先的面貌
后来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点
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如果一楼供奉的有菩萨
那么这个菩萨的头顶
真好对应着这个地方

你可以不信


今天清明节
少不了说死人的事
我们那里有个榨
榨油的榨
木制的
最原始古老的
纯人力拿木头撞击挤压饼出油的那种
我只是小时候过路远远瞄了一眼
在黄义一个河湾处
一年大概开张三个月左右
早已关门多年了
传说榨匠不走空路
榨匠,就是会修理维护榨坊所有生产设备的师傅
不走空路,意思是从榨匠出发开始,就得给他开工资
等他修好设备,回家的路程也得给他开工资
为什么这么嚣张?
榨匠在那个时代可是最顶级的师傅
而且周围老大范围找不到第二个
别无他选
上述是铺垫
真实故事很简单
传说这个榨坊每年都会出一次神油
神油,不是印度神油
是某家有人要去世了
上天给他家补偿的
一般3-6斤花生,才能楂一斤油
3斤是顶好的花生,颗颗精挑细选,晒的很干的花生出油率才有这样高
有些花生主家都没怎么晒,质量又不好,综合算下来,自然得好几斤才能楂一斤油
但是出神油这种情况就不一样了
明明算好了的,带两只油壶绝对够用的
可是一直接一直有,好似根本接不完
最后只得现场找人家借油壶
借到最后都借不到壶了
不自觉说了句够了够了
这才停下来
这也是父辈爷爷辈都知道的事

还有些情况类似的
例如我爷爷去世的那年
他家种的稻子
某一田里长势非常好
甚比袁隆平的试验田
同样的秧苗,同样的肥料,同样的雨水
边上田里远不如他家田里的好
这种特例,眼神好的
一眼就能看出异常
也许就是那句盛极而衰吧

0

评论 (0)

取消
网站版权本人所有,你要有本事,盗版不究。 sam@gpcb.net